工作mode:滅絕師太 | YOI:維勇 | 柯南:赤安、快新 | 基三手殘盾 | 一條圖力極低的鹹魚 | 微博:meatbone1814

【維勇】同居二三事/5

還是不想寫30題。這兩個人好多別的可以寫啊救命。
人物屬於官方,OOC屬於我的。


―――


誰都有不想動的一天。

「維克托,今天是你做飯的日子啊。」
勇利推了推趴在地上抱著瑪卡欽裝死的維克托,讓他去張羅晚餐的材料。作為回應,一條長得不像話的腿晾上了勇利的腰,試圖用腳趾拉開褲頭伸進去瘙癢。

「不-要-明天的家務我全包了,今天放過我好不好?」
「我警告你哦,再搔下去今晚睡沙發。還有我餓了。」

維克托閉著眼摸索頭頂的零食,按住了瑪卡欽突然抬起來的頭,遞出一包分量挺多的餅乾給躺在沙發上的人。「那吃這個?」

勇利接過了餅乾,睜開眼看著包裝袋上面的一只西施犬衝著自己傻笑,碩大的“PUPPY BITES”字樣直接把勇利的道謝吞回肚子。

即使知道維克托是無意的,勇利依然忍不住從袋裡抽出幾塊狗餅丟到維克托的背上,讓瑪卡欽撲上去把人踩得清醒過來。

勇利和維克托剛剛經歷完俄協舉辦的親子滑冰冬令營,原本這是跟他沒什麼關係的,但雅科夫暗暗拜託勇利希望他能隨團參加,指揮著維克托和尤里照顧著家長們、而他和格奧爾基負責帶孩子們上冰,避免有個不聽指令的男人恐嚇小孩子並造成別人的心理創傷。

他可是親眼看見的,維克托曾經騙過新入門的七歲師弟:如果做不了提刃旋轉的話會被總教練打碎盤骨重新接好——那天雅科夫差點就打碎了維克托的頭骨。

無論如何冬令營是完美落幕了,孩子們玩得幾乎不願意回家。
俄協副主席非常感激勇利,表示這一年的冬令營是自維克托入隊以後最和平並最完美的一次活動。作為謝禮,他得到了狩獵隊打來的十公斤熊肉。

熊肉?

「維恰,我們今晚吃熊肉好不好?我做。」
勇利撐起身體,看著蹲在冰箱前門糾結的維克托放出了友善的詢問,得到了他猛然回頭的閃亮眼神還有一連串的的飛吻做為答覆。他不禁懷疑維克托的重點是最後兩個字,哪怕是吃罐頭拌飯都沒有問題。

但是,熊肉料理怎麼做?


維克托在用手機瀏覽各種熊肉食譜、勇利的頭靠在對方肩膀上看著網站的內容,勉強辨認出俄文的各種香料名字和做法。半個小時後維克托宣佈這些實在太複雜了不如上街吃飯。

但流理台上正在解凍的肉塊總不可以塞回冰箱。
勇利想了一下,讓維克托把桌几上的手機拿過來,點開了通信軟件找到一位非常優秀的飲食大國子民。用不到十分鐘,季光虹就把食譜翻成英文傳送到勇利的電郵去了。

「這個看起來挺簡單的,至少比那個洋葱蘑菇炒熊肉好做多了。」
他們仔細地研究著筆記,要用的材料已經差不多齊了,就只有一個叫做五香粉的東西沒有。考慮到光虹的國籍,勇利決定去鎮上一家賣中國食品的雜貨店碰碰運氣。

雜貨店的阿姨大概是看著一個男孩子對廚藝有興趣實在難得,除了打折扣以外還把一堆中式醬料塞給勇利,讓他帶回去跟家人分享美味。維克托在門外看著他抱著一大堆瓶瓶罐罐出來都忍不住笑了。

回到家裡後勇利拒絕了維克托要幫忙切菜的提議,直接就拿著解凍好的肉放到水龍頭下清洗乾淨,切成肉條、連著買到的醬料全部倒進玻璃碗調理好。等待調味料滲入肉塊的過程中,勇利把路上買到的冰淇淋拆開跟維克托一人一口地分享著。

「勇利,那些肉就這樣放著就好了?」
「光虹之前有給我看過一套漫畫,說中國的料理光準備就佔了九成時間,這沒問題啦。」
「好……那我真的不用幫忙?」
「不是你說的嗎?明天的家務就拜託你啦。」

一個小時後,維克托的INS賬號新增了一張照片,瓷鍋裡面的肉燉得色澤均衡,金色的叉子插在脂肪中間,光是賣相就令人食指大動。而最令人痛恨的是這個春風得意的人寫下了一段描述。

“He is now feeding me www”

第二天一大早勇利不得不帶著剩下的清燉熊肉回到冰場,安慰了被維克托刺激得睡不著覺的格奧爾基,還有下午得請假把手機屏幕送修的尤里。

―――

小劇場。

維:勇利,這些醬料怎麼辦?
勇:阿姨說就這樣拌飯吃就可以了……我去洗個米

三天後那個中式雜貨店迎來了幾個凶神惡煞的俄羅斯人并把庫存的老乾媽一掃而空。
评论 ( 13 )
热度 ( 132 )

© 肉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