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mode:滅絕師太 | YOI:維勇 | 柯南:赤安、快新 | 基三手殘盾 | 一條圖力極低的鹹魚 | 微博:meatbone1814

【維勇】癡漢三十題:三)髪

癡漢三十題:三)髪
題目來源自貼吧:http://tieba.baidu.com/p/2170090333

雖然說是癡漢題目但這兩個人在我心中都是帶點病的所以……嗯。
幼兒園文筆見諒。

―――

勝生勇利經常都打趣說把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每天掉下的頭髮儲藏起來,等幾年後做成一頂假髮給他蓋住退得無法再遮掩的髮際線。然而維克托根本沒有害怕過這回事,一來聖彼得堡肯定有許多為這事煩惱的小夥伴;二來是,以他自己一副得天獨厚的長相,哪怕是把頭髮連帶眉毛剃光都不會影響所有人對他的喜愛。

相比那一頭經常要吹吹燙燙才能見人的銀髮,維克托更喜歡勇利的黑色頭髮。自從溫泉on ice給勇利決定造型以後,他的指尖一直殘留著撫摸對方髮絲那種溫柔順滑的觸感,導致維克托經常找機會要給勇利洗頭梳頭,藉此解決自己的頭髮饑渴症。

「維恰,不如我把頭髮留長剪一段給你?」有一天維克托在按摩勇利的頭皮,冷不防聽到這一句問話,嚇得差點拔掉了幾根黑色的頭髮。

「不用的不不不不,不是長在勇利頭上的就沒有意義了。」

「啊是嗎,好吧。」

在日本為了節省冰之城堡的開支,訓練的時候主要靠外來的光源照明,勇利自己也習慣留在較暗的地方,維克托也就覺得他的頭髮黑得深邃而已。到了聖彼得堡以後,靠著冰場充足的白燈光,他看到了勇利在強烈照射下,跟隨舞蹈節拍從頭髮開始一直到冰刃反射出一圈圈鉑金色的光芒,宛如天使的號角一樣打進內心,刻出永恆的、專屬於勝生勇利的記號。

維克托永遠都不會說出他對這頭黑色髮絲有多深的執念。
勇利也不會說他其實什麼都知道。

自從勇利搬到維克托的居所以後,一直都對對方熱衷於某些家務感到大惑不解。譬如說早上會整理好床單才吃早餐,洗澡後會打掃好浴室才回到臥房,甚至掃地也不用吸塵器,趴在地上摸過一遍才開始清潔。勇利初時以為維克托是犯潔癖了,但是飯後的杯碗碟卻絕對不洗,甚至以溜瑪卡欽做藉口跑掉。

咨詢過各個俄羅斯隊友包括對婚姻有經驗的莉莉亞以後,勇利決定仔細觀察維克托的行為,為了這行動甚至還請披集分享了偷怕的經驗保證觀察途中不會被對方發現。

最後的結果令勇利啼笑皆非。
他做夢都想不到平日的說笑正被維克托嚴格執行――把勇利平日自然掉下的頭髮收集起來,這人還從網路上購買了一整套在日本只會用來收集證據的鑒證工具來檢驗家裡每一個角落,讓所有掉下來的黑色頭髮都能夠收進特別訂製的盒子裡面。

這種連細胞都被珍視的感覺實在太好了,勇利這麼想。
作為回報,勇利還是打算努力催谷頭髮生長,并把大獎賽贏回來的獎金抽一部分去保養頭髮,以保證維克托的眼光能隨時黏在自己身上。

评论 ( 2 )
热度 ( 69 )

© 肉骨 | Powered by LOFTER